户籍制度改革:通过落户和居住证实现有市民化的城镇化

“本次改革非常重要的是居住证制度,”经济学家辜胜阻在接受中国政府网关于户籍制度改革的专访时指出,“不仅户口上有公共服务,居住证上也要有 基本公共服务。对于不愿或不能在特大城市落户的外来人口,通过居住证制度逐步享受原来只有户口上才有的基本公共服务,如子女教育、住房、医疗、养老、就业 等。”

8月12日,经济学家、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、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,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张车伟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部长何宇鹏作客中国政府网,详细解答媒体和网友关心的新一轮户籍制度改革相关问题。

大城市吸引力强,但落户门槛特别高,目前改革方案当中特大城市的步子和口子都特别小,而且很慢,如何化解这个领域改革的供求矛盾?

辜胜阻坦言,特大城市“落户”的口子非常小,目前某些城市已经开展的“积分落户”名额也十分有限。因此,户籍改革是一种双重路径,对于特大城市,一方面是靠积分制落户,但很小比例的专业人才和投资人员才能够落户,另一方面,非常重要的是居住证制度。

“居住证制度和户口政策有什么区别呢?户口是你马上获得市民的权利,居住证是你逐步获得权利。”何宇鹏以已经实施该制度的广东为例,简单地说, 叫“五年入学、七年入户”。也就是说通过五到七年的时间,外来人口就逐步享有和户籍人口接近或者同等的服务权利。按照本次户籍制度改革的文件,获得居住证 后,外来人口即可享有同等的劳动就业、基本公共教育、基本医疗卫生服务、计划生育服务、公共文化服务、证照办理等六项公共服务权利,随着居住证时间延长, 可以不断追加其他公共服务,直到和这个城市的户籍人口享有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权利。

目前,社会上有一种“回流”现象,拥有城镇户口的,想办法要回老家弄一个农村户口,有农村户口进城务工的,也不愿意放弃农村户籍,怎么看待这一现象?

对此,三位专家表示,“回流”背后隐含的是对农村土地升值以及集体经济收益分配升值的预期。此次户籍制度改革一大亮点是对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、宅基地权 利和集体收益分配权这“三权”做了明确的保障规定。农民进入城市落户,在现阶段不要求放弃“三权”。这样就使得农民不需要在城市落户和保留农村土地权利之 间作出硬性选择,真正做到“家中有地,进退有据”。

辜胜阻将其形象地比喻为“穿衣服”:“打个比方,就是让进城农民穿上市民的就业、教育、医疗、住房、养老这‘五件衣服’,但同时不脱掉农民的‘三件衣服’,就是土地承包经营权、宅基地使用权、集体收益分配权。”这对稳定城市化进程十分有利。

过去城镇化对农民工来讲是没有市民化的城镇化,本次户籍制度的目标是推进市民化。三位专家总结,在中小城市主要靠“落户”,在大城市主要靠“居住证”,双轨并行把基本的公共服务覆盖到外来人口头上,实现有市民化的城镇化。

赞(0) 打赏

回答 抢沙发

如果您觉得文章有用,就打赏一下小津吧(*╹▽╹*)

非常感谢你的打赏,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,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